再也不

古代诗篇的话从我们心中浮现:“我变得像破损的船。我听到许多人的耳语–恐怖四面八方–当他们一起策划反对我时,他们企图夺取我的生命。耶和华啊,但我相信你,我说,‘you are my God.”’(诗篇31:13-15)在这个记忆的地方,思想,心灵和灵魂感到极度需要沉默。要记住的沉默。在沉默中尝试使回想起的记忆变得有意义。沉默,因为没有足够的言语足以谴责Shoah的可怕悲剧。

我个人的记忆是战争期间纳粹占领波兰时发生的一切。我记得我的犹太朋友和邻居,其中一些人丧生,另一些幸存。我来到亚德·瓦瑟姆(Yad Vashem)向数百万犹太人致敬,他们剥夺了一切,特别是人类尊严,在大屠杀中被谋杀。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但记忆依然存在。

在这里,就像奥斯威辛集中营和欧洲其他许多地方一样,我们被如此之多令人心碎的哀叹所震撼。男女老少都从他们所知道的恐怖深处向我们哭泣。我们怎么能不听他们的哭泣呢?没有人可以忘记或忽略发生了什么。没有人可以缩小其规模。

我们希望记住。但是,我们希望记住一个目的,即要确保永远不会再有邪恶发生,就像数百万无辜纳粹主义受害者所做的那样。

-摘自2000年3月23日他在Yad Vashem的讲话



最近的专栏

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