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徒- //www.gamehackcheats.com -

理性,启示与美国政权

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没有理由以为他在他的就职演说中称赞他的同胞拥有“以各种形式实践的宗教”,而他的同胞却在灌输诚实,真实,节制,感激和对人的爱。”然而,这些界限触及了一个折磨着我们当今时代的分裂,甚至在我们一些捍卫宗教自由的朋友中也是如此。

杰斐逊理所当然地认为,在各种宗教的掩盖下,自然法则蕴含着道德真理。但是在我们这个时代,以最广泛的方式捍卫宗教自由的热情导致某些方面愿意摆脱那些将某些宗教判断为非法的分裂性道德判断,例如那些实行人类牺牲或宗教信仰的宗教。 suttee。因此,愿意接受撒旦教徒在立法会议上作证。

但是,对激进邪恶的肯定不能与《独立宣言》的上帝,《自然法》的作者,包括道德法则保持一致。即使与相对主义的默契,时尚的拥抱,对上帝的理解也不能相容。因此,哈里·贾法(Harry Jaffa)回顾了建国时对宗教的理解,当他指出“正确的决定(被认为是)上帝的声音不下于神圣的经文”时,触及了问题的核心。 。”

*

再次引起此事的是一个好朋友的认真关注,他正试图为自己的家庭成员辩护。那些亲戚对某种新教徒的责任感缠绵不绝,因为他们对辨别真实事实的理由提出了要求。好奇地想知道我们对圣经的理解是基于我们对合理和可辩驳的理解的基础。

如果摩西从西奈(Sinai)下来,并宣布我们的上帝(上帝)敦促您不要过分担心与邻居的妻子说谎,希伯来人聚集在一起可能会挠头问道:“您确定得到了吗?对?”

但就这一点而言,肯定有比亚伯拉罕就毁灭所多玛和哥莫拉而与上帝进行谈判的教训更具说服力了。亚伯拉罕说:“要做的就是这样,杀死无辜和有罪的人。 。 。全世界的法官难道不会正义吗?” (注18:25)

如果道德真理仅来自“启示”,亚伯拉罕是否向上帝暗示他已经暂时忘记了自己的启示?还是这种相遇只有在以我们自己的理性为前提的一些道德判断标准为前提的情况下才有意义,因为上帝自己本可以被期望承认?

但是,如果说的那句话还不够,我认为我能给我的朋友留下的最感人和有说服力的著作就是罗伯特·赖利(Robert Reilly)精湛的书中关于理查德·胡克(Richard Hooker)的一章, 审判美国:对美国建国的辩护 [1]。胡克(1554-1600)是使新教徒摆脱对理性的拒绝的关键人物。在他的经典著作中 教会政治法规 (1594),胡克为清教徒的袭击辩护了领域的法律,并坚持认为“那些法律可以由理性进行调查,而无需《启示录》的超自然和神圣的帮助。”

甚至在我们陷入争议时,胡克指出:“到目前为止,如果不使用自然原因,如何确定有争议的事情还没有办法”:

辨别人何时行善,何时行事应有的规律,比上帝在圣言中特别定下的律法更为充实和大。圣经只是那条规则的一部分。

**

胡克(Hooker)利用亚里士多德(Aristotle)和阿奎那(Aquinas)来争辩说,自然法则是基于“理性法则”,而“法律是纸上人的理性”。正如赖利(Reilly)所言,大约在同一时期,可悲的枢机主教罗伯特·贝拉明(Robert Bellarmine)(1542-1621)在被统治者的同意下为自然权利和政府辩护。在詹姆斯·威尔逊(James Wilson)和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提出这个短语之前,贝拉明写道:“在联邦中,所有男人都是天生自由平等的人。”而且“在平等之间没有理由为什么一个人应该统治而不是另一个人。”

到美国成立之初,这种教导已深深植根:没有人天生就是别人的统治者,就好像上帝天生就是人的统治者,而人天生就是狗和马的统治者。赖利(Reilly)在这本书中试图通过展示道德根源扎根到中世纪来揭示美国建立的政权的真正特征。赖利写道:“毕竟,大多数创始人都是新教徒,但他们的想法起源于天主教,因为他们援引自然法和自然权利为自己的事业辩护。”

在我们自己的时代,我们发现一些保守派学者争辩说,《关于自然平等的独立宣言》的真理实际上是“半真相”。正如赖利(Reilly)所表明的,这里显然缺少的是基督教的理解,使人们对这个真理产生了真正的共鸣。它带有一条与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一样简单的话:“没有印有神的形象和肖像的东西就被世人践踏,贬低和灌输。

与马修记录的场景相比,我们在世界各地都能找到比这更令人信服的证明:“阿们,我对你说,无论你为我的至少一个兄弟所做的事,都是为我所做的。”在哪里可以找到一种更加深入的自然平等感?

 

*图片: 未知的人(以前称为Richard Hooker) [2] 一位不知名的艺术家,16岁末 世纪[伦敦国家肖像画廊]。几个世纪以来,这幅画一直被认为是胡克的作品,并且很可能是因为它与他的其他肖像极为相似。

**图片: 罗伯特·贝拉明枢机主教的肖像 [3] (Robertus Bellarminus)由不知名的画家c。 1622-23 [比利时安特卫普Plantin-Moretus博物馆]

哈德利·阿克斯(Hadley Arkes)是阿默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荣誉法学的Ney教授,也是詹姆斯·威尔逊(James Wilson)自然权利研究所的创始人/所长&美国成立。他最近的书是 宪法上的幻想&锚定真理:自然法的试金石。他的音频讲座第二卷来自 现代学者,第一性原理与自然法 现在可以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