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徒- //www.gamehackcheats.com -

The Noble Savage

首先,我要说的是,我对高尚的野蛮人没有至少一点信仰。我认为他是一个令人讨厌的滋味,也是一种巨大的迷信。他呼唤的朗姆酒如火如荼,而我脸色苍白,完全无法使我和他调和。我不’不管他叫我什么。我称他为野蛮人,而我称其为野蛮人,是从地球表面文明化的一种非常可取的东西。我认为,单纯的绅士(我认为是文明的最低形式)比than叫,吹哨,咯咯叫声,踩踏,踩踏,跳跃,撕扯野蛮人要好。对我来说,这就是他的全部,无论他是用鱼骨stick住鱼骨,还是把树梢穿过耳垂,还是将鸟儿’头上的羽毛;他是在两块木板之间拉平头发,还是在鼻子的整个宽度上张开鼻子,或者用极大的重量将下唇向下拉,或者使牙齿变黑,或者将它们打掉,或者将一个脸颊涂成红色而另一个涂成蓝色,自己纹身,上油,用脂肪擦他的身体或用刀压皱身体。屈服于这些可喜的怪癖中的任何一个,他都是野蛮人–残酷,虚假,盗窃,杀人;或多或少沉迷于油脂,内脏和野兽风俗;带有可疑吹牛天赋的野生动物;自负,烦人,嗜血,单调的骗子。

然而,观察人们在谈论美好时光时会如何谈论他是非同寻常的。在这个世界上,他们将如何后悔他的失踪’在他或她不在的土地上的发展,是他的幸免,是播种任何可能影响人类的影响力的第一种子的必不可少的准备;即使在他们面前有自己的证据,他们还是会下定决心去相信,或者使自己遭受被说服的相信,这是他的五种感觉告诉他们的事实。

。 。 。我的立场是,如果我们有什么要向贵族野蛮人学习,那就应该避免。他的美德是寓言。他的幸福是一种幻想。他的贵族,废话。

对残酷的对象残忍无情,对威廉·莎士比亚或伊萨克·牛顿残酷无情。但是他比任何尘世的森林都要强大得多,他的运气要高得多,而当他的家不再认识他时,世界将变得更加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