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徒- //www.gamehackcheats.com -

Drawing Bright Lines

我是个老人,尽管我希望,甚至在某些日子甚至可以期望,美国的天主教会最终从过去几十年的低迷中恢复过来。我不会活得足够长才能看到这种恢复。

当我快要死了(我希望至少再避免再使用几年的家具)时,为了让我微笑着死,我会请我的孙子给我带来任何迹象的消息恢复天主教。我会问他们:“向我报告,请任何主教勇敢地开除天主教的赞成堕胎政客。告诉我有关任何教区的事,发现那里没有一个同性恋教士的例子。”

为了确保他们理解此后一个请求的性质,我要明确地说,我对了解所有教士都弃绝性骚扰未成年男孩罪行的教区不感兴趣。当然,我总是很高兴得知牧师未犯性犯罪,就像我很高兴得知他们未犯贪污和抢劫银行罪一样。但是,放弃性犯罪虽然本身就是一件好事,但几乎不能证明我们拥有一般的圣职。也许正好相反。

当教会当局将重点放在预防性虐待上时,我怀疑他们正在这样做,至少部分是为了吸引注意力,使同性恋腐烂破坏了教会。他们仿佛在说:“我们绝对确定我们的牧师永远不会再犯性虐待罪,但是,如果他们与成年男子之间达成自愿关系,我们并没有真正感到困扰。”

我可能会提醒我,甚至是弗朗西斯教皇本人也提醒过,性犯罪不是唯一的犯罪。他们甚至不是最严重的罪过。由于慈善是基督教的至高德行,因此,危害慈善的罪恶是最严重的罪恶。当然,天主教徒一定不能放任自流。但是,天主教徒也不能不友善。例如,他或她不得散布关于邻居的恶意八卦。他或她必须帮助有需要的人,无论是身体上的需要还是精神上的需要。有人告诉我,梵蒂冈二世以前的旧时代已经过去了,那时我们的天主教徒对宗教一无所知,以至于我们以为“不道德”一词只与性不道德有关。现在我们意识到,一个不道德的女人可能很贞洁,但却是恶意八卦的传播者。

请原谅,但我认为上段所表达的信息无非是愚蠢的。很蠢所有人都应尊重那些这样说的人,甚至是牧师和主教这样说的人,这些人似乎也没有意识到基督教正受到敌人的攻击,他们很乐意看到我们的宗教从世界上消失。并且这种攻击在很大程度上采取了支持堕胎和同性恋的运动形式。

*

它没有采取宣传八卦和其他不友好行为的形式。反基督教人群没有说:“八卦八声;这将结束基督教。”但是他们 说:“堕胎和同性恋鸡奸的三声欢呼;这将结束基督教。”

当然,有些自称为基督徒的人,甚至有些自称为天主教徒的人,认为我们不应该对堕胎和同性恋做很多事情。我们不应该“痴迷”那些事情。他们说,基督教是关于爱的。这是关于欢迎非法移民;关于所有人的医疗保险;这是关于性别平等的(世界上许多性别都应受到平等对待)。这些自由派基督徒中的许多人不只是想减少基督徒对堕胎和同性恋的反对;他们希望最大限度地得到基督徒的支持。他们称赞堕胎和同性恋。

好吧,如果我们说基督教是使徒传授的宗教,并得到早期大公议会的证实(我认为这就是基督教是理所当然的),那么这些自由派基督徒根本就不是基督徒。他们是匹克威克主义意义上的基督徒。

当新教改革运动爆发时(此事件的常规日期是1517年),天主教教会开始作出有效回应超过了一代人。耶稣会士直到1540年才获得罗马教皇的认可;特伦特会议直到1545年才开始,直到1563年才结束。

当反改革最终发生时,它并不打算妥协和采取一半措施。它并没有说:“让我们最小化那些对新教徒构成冒犯的天主教元素,而让我们将重点放在我们共有的信念和价值观上。”不,它在天主教和新教徒的基督教之间画出了鲜明的界限,的确是非常鲜明的界线。

我最喜欢的插图与教堂的装饰有关。新教徒的理想根本没有任何装饰-在新英格兰,许多殖民时代的公理会教堂中仍然可以看到这种东西。天主教的理想是与之截然相反的-装饰精美的巴洛克式教堂。这项不妥协的政策使天主教教会能够在接下来的四个世纪中在欧洲生存。

天主教徒和讨厌基督教的无神论者在很多事情上都达成共识。例如,我们都认为恶意八卦是一件坏事。战争也是如此。贫穷也是如此。但是,要使天主教在欧洲和北美生存,就需要采取不妥协无神论的心态。

我们最好养成在自己和将要破坏我们宗教的人之间划上鲜明的界限的习惯。要做到这一点,没有比重复一遍又一遍地强调我们对堕胎和同性恋习俗的完全憎恨更好的方法了。

 

*图片: 七大罪表 [作者:Hieronymus Bosch,1505-10 [普拉多博物馆 [1],马德里]

 

戴维·卡林(David Carlin)是罗德岛社区学院的社会学和哲学系退休教授,他的著作 美国天主教教会的衰落与衰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