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利恒的谦卑马赛克

祝大家新年快乐! 天主教的事!

世俗世界正匆忙摆脱感恩节后匆匆展示的耶稣诞生场景。拜托了,上帝,我们的教堂和房屋仍然可以看到它们。托儿所不仅仅是装饰。这是对我们祈祷的帮助。像我们所有的主节一样,圣诞节将我们放在 然后那里,在伯利恒,在我们的主诞。托儿所将场景摆在我们眼前,并邀请我们在第一个圣诞节学习并模仿那些人的美德。

托儿所最显眼的美德是谦卑。整个场景是对自我健忘的研究。每个人都不会考虑自己,而是会考虑马槽中的婴儿。基督的孩子反过来看着我们,将我们的目光吸引到自己身上,与其他人一起。通过简单的崇拜,婴儿床周围的图形显示出谦卑的各种元素。它们共同构成了这种美德。

第一组人物包括低于人的和高于人的:动物和天使。动物-牛和驴子-表现出最基本的谦卑形式,即生物。圣方济各将他们包括在现场的灵感来自以赛亚书的第一章:

牛知道它的主人,
还有一个驴,它的主人的马槽;
但是以色列不知道
我的百姓不明白(来1:3)。

先知将动物与人进行对比。甚至 野兽 谦虚地承认自己的主人。人为什么不能承认主?

洞穴中的动物使我们想起了我们的创造地位。我们一开始的罪过就是拒绝这种愚昧,拒绝接受上帝让我们成为的事物。我们想要的不是他给我们的东西,而是他所给我们的东西。我们反对建立的地位。我们想像神一样。

而且我们仍然这样做。我们看到这种异性行为在跨性别意识形态中占主导地位,是对男性和女性极限的排斥。但是,每一种罪过都是生物在造物主之上的高举,因此是对我们本性极限的一种挑战。牛和驴子很谦卑地知道他们在创造中的地位,他们是生物,而不是造物主。至少在这些方面,它们比我们更明智。

天使们揭示了一些不同的东西:谦卑地被超越。如果动物的谦卑使我们想起了我们的仁慈,那么天使的使我们想起了我们在化身中的升格。上帝成了人;他没有成为天使。在自然界中,天使比我们优越。更智能,更强大。但是按照恩典的顺序,人已经在他们之上复活了。通过成为人,上帝赋予了我们人类的尊严,甚至超过了天使。天使现在崇拜 人  耶稣基督。

上帝的自我空虚呼召天使们进行类似的谦卑。他们被要求为远远低于他们的我们而为之高兴。堕落的天使之所以憎恨上帝的谦卑,恰恰是因为它也需要他们谦卑。善良的天使,像那些在牧羊人面前出现的天使一样,为上帝的谦卑而欢喜。他们通过欢呼我们在他们之上的晋升而实际上分享了他的谦卑。

伯利恒的另一群人是牧羊人和法师。这两类人-贫穷,未受过教育的简单牧羊人和富有,学识渊博的,精明的法师-否则,如果不是为了基督的孩子,他们就不会相互联系。两者都谦虚地接近婴儿床,但是方式不同。

*

牧羊人向我们展示了空手的谦卑。我们通常将自豪感与虚荣和夸耀自己拥有的东西联系在一起。但是自豪感仅仅是过度的自我专注。这也可以表现为过度关注和关注什么 缺乏。因此,骄傲会使人对自己的不足感到绝望。通过它,一个人专注于自己的不足,因此看不到主的慷慨。

牧民因贫穷而安宁。他们向我们展示了穷人的精神谦卑,以及无家可归的人的谦卑。那些生活在社会郊区,与羊一起耕种的人没有财富,没有成就,没有学习要奉献。但是他们的贫穷并没有打扰他们。他们表现出一种安慰,除了他们的注意力,感情和崇拜之外,别无他物。他们在他倒空之前就得到了平安。

当然,我们都空手来到他身边。我们没有适当的东西可以提供给他,也没有我们可以要求的成就或成就。 “您拥有什么,您还没有收到?” (林前7:4)我们没有向内心失望和对我们的虚无感到绝望,而是向牧羊人学习,他们谦卑地感到高兴,除了自己以外没有别的东西可以带他来。

另一方面,法师向我们展示了成就者的谦卑。如果牧羊人表现出的谦卑使我们免于绝望;贤士表现出的谦卑使我们不敢自夸。

贤士是有学识的人,因此是有钱有势的。他们的学习将他们带到婴儿床,这样很好。但是,为了实现它的目的,它必须屈服于主,并在这种意义上被牺牲。因此,贤士必须谦卑自己-保留自己的财富,权力和特权-敬拜孩子。他们预料法利赛人必须学习的教训–以色列的君王所获得的收获远不及所获得的。甚至我们最大的才能和努力也不过是他的天赋,使我们能够接受他。为了留在适当的位置而不成为虚荣的原因,我们的才能,才能和成就必须屈服于基督之子的神圣权威。

最后一个谦虚的二人组当然是约瑟夫和玛丽。首先,约瑟夫表现出谦卑的权威。他是神圣家族的首领,但至少是神圣家族的首领。因此,他忠实地谦卑地行使应有的权威,始终意识到自己的职责和卑劣。他预示了基督的仆人领导,这不是来要服侍而是要服侍。以谦卑的态度,他既接受委托给他的权威,又拒绝以专制的方式行使权力。

玛丽向我们展示了权威的谦卑。具有头衔或职位或任何此类事物的意义上没有权威。她在全世界的估计中所占的比例很小。从权威上来说,她的谦卑为所有基督徒树立了标准。权威,因为她谦卑,完全符合作者的思想。

主亲自在他的出生时表现出这种谦卑,然后用他的话来宣告。甚至在此之前,玛丽就展现出这种基本美德。在她里面没有与他竞争的自我专注或自我参照的思想。她的谦卑使上帝的恩典能够完美地在她身上发挥作用,使她充满恩典,使她成为榜样的权威基督徒。

当然,所有这些谦卑形式-动物和天使,牧羊人和贤士,约瑟夫和玛丽-都是我们主谦卑的反映。他谦卑地分享我们创造的人性,从而使它超越了天使。他是好牧人,出生于贫穷之中,空手来找我们。拥有一切权威,他对我们的呼吁不是通过武力的威胁,而是通过自己的自负,通过孩子的简单外表。

 

*图片: 贤士的崇拜 乔托(di Bondone),c。 1320年[大都会博物馆,纽约]

神父保罗·斯卡利亚

神父保罗·斯卡利亚(Paul Scalia)是弗吉尼亚州阿灵顿教区的一名牧师,在那里他担任神职人员的主教牧师。他的新书是 什么都不会丢失:对天主教教义和奉献的反思.



最近的专栏

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