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含义

正如天主教会的教理论断所确认的那样,“按照上帝的形象造的人,既是肉体的又是精神的”(第362号)。人体之所以活着,恰恰是因为它受到精神灵魂的影响(同上,第364号)。身体和灵魂在人类中是如此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以至于人们必须将灵魂视为“身体”的“形式”。只是因为它被精神灵魂所激发,所以所讨论的身体才是活的人体。正如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所说,人的“理性灵魂本质上是其身体形态的本质,”而“人,包括他的身体,是完全托付给自己的,它是身体和身体的统一体”。灵魂认为这个人是自己道德行为的主体。”

创世记2清楚地表明,人体是自然的。人体实际上是在揭示或揭示人。对于“男人”来说,从主神对他的沉睡中醒来,并看到由其肋骨形成的“女人”时,他宣称:“这终于是我骨头的骨头,我肉的肉”(创2:23)。正如约翰·保罗二世所指出的那样,这个人在喊叫时“似乎要说:这是一个表达“人”的身体。”人的身体,性特征至关重要。实际上,性是“男人和女人通过夫妻共同和独占的行为彼此交往的方式,绝不只是生物学上的东西,而是人类本身最内在的东西。”

人体揭示了一个人。由于人体必然是男性或女性,这是男人或女人的启示。正是由于他们的性别差异,体现在他们的身体上,男人和女人可以彼此“给”自己身体。而且,由于身体是男性还是女性,是一个人的表达,因此,男人和女人互相赋予自己的身体,就会相互赋予自己。男女之间的身体恩赐是存在于彼此之间的人之间交流的外在标志。反过来,这个标志又是三位一体中人的共融的形象。因此,在称为“婚姻”的共性中,人体是男人送给女人的礼物的方式和标志,反之亦然。约翰·保罗二世(John Paul II)将身体的这种表达人的交流的能力称为身体的婚姻意义。

而且,在他们彼此“给予”自己的身体性个人行为中,男人和女人对新人类生活的“礼物”敞开了自己的胸怀。婚姻或夫妻行为是他们固有的,排他性的行为,它本身就是一种既可以传达一种独特的爱(即婚姻之爱)又可以将生命从一代人传给下一代的行为。婚姻行为不仅仅是男人和女人“发生”结婚的纯属生殖器行为;确实实现了他们的婚姻,因为在其中丈夫以一种接受的方式将自己送给了他的妻子,而妻子以一种接受的方式将了他给他的妻子,并且在这种身体上的行为中,他们被要求与上帝合作。培养新的人类生活。

最后,人类,无论其处于何种状况,都是一种道德价值,是不可侵犯的权利的主题,这一权利应得到他人的承认和尊重,包括无辜的人类的生命的不可侵犯的权利,而不是被故意杀害的权利。 ,以及子女通过婚姻行为出生的权利。



最近的专栏

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