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中的理性与合理性

 

“告诉我穆罕默德带来了什么新东西,在那里,您会发现只有邪恶和不人道的事物,例如他命令用剑传播他所传扬的信念。”皇帝如此有力地表达了自己的看法,然后继续详细解释了为什么通过暴力传播信仰是不合理的原因。暴力与上帝的本质和灵魂的本质格格不入。“God”, he says, “对血不满意–而不是合理地行动(σὺνλόγω)与上帝相反’的本性。信念是灵魂而非身体的产物。谁能使某人信仰,就需要有能力讲得很好并且能够合理地推理,而没有暴力和威胁…要说服一个合理的灵魂,一个人不需要结实的手臂,任何种类的武器或任何其他威胁死亡的人的手段。…”.
 
这个反对暴力conversion依的决定性陈述是这样的:不按照理性行事与上帝背道而驰’的本性。编辑西奥多·科里(Theodore Khoury)指出:对于皇帝来说,作为受希腊哲学塑造的拜占庭式帝国,这种说法是不言而喻的。但是对于穆斯林的教导,上帝是绝对超验的。他的意志不受我们任何范畴的束缚,即使是理性的范畴也不受束缚。在这里,科里引用了著名的法国伊斯兰主义者R. Arnaldez的著作,他指出,伊本·哈兹姆(Ibn Hazm)甚至宣称上帝甚至不受他自己的话所束缚,也没有任何义务迫使他向我们透露真相。是上帝吗’如果愿意,我们甚至不得不练习偶像崇拜。
 
在这一点上,就对上帝的理解以及因此对宗教的具体实践而言,我们面临着不可避免的困境。是否认为行为不合理地与上帝抵触?’的性质仅仅是希腊的想法,还是它在本质上永远是正确的?我相信,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最佳词汇意义上的希腊语与圣经对上帝信仰的理解之间的深刻和谐。约翰修改了《创世记》的第一节经文,即整本圣经的第一节经文,并用以下单词开始了他福音书的序幕:“最初是λόγος”。这是皇帝所用的一句话:上帝行事,σὺνλόγω, 徽标. 徽标 既是理性又是言语–正是具有创造力并具有自我交流能力的理由。约翰因此就圣经的上帝概念说了最后一句话,在这个词中,圣经信仰的所有经常曲折而曲折的线索都找到了顶点和综合之处。– from the 雷根斯堡地址,2006年9月12日 

头像

最近的专栏

  • » 分开

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