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徒- //www.gamehackcheats.com -

虚无与再造


圣经的开头是“上帝起初创造了天地”。教理主义补充说:他一无所有地创造了它们。这意味着“在……之前”(人类逻辑所必需的那些虚假词语之一,但当然不能从字面上理解)上帝构想并愿意创造的东西不存在,无论是物质,能量,形象还是动机,都不存在。甚至没有对生存的神秘渴望,但实际上什么都没有!

上帝存在,那就足够了。 “在神的旁边”没有什么必要,因为他是“万物”。甚至“除”上帝之外的所有东西都来自他:物质,能量,形式,目的,秩序,事物,事件,植物,动物,人类,天使–一切都是如此。人可以处理现实的事物,甚至可以在虚幻的幻想领域重组图像。但是他永远不能从无到有创造,也不能给上帝塑造的事物添加任何新事物(真实的或想象的)。对于人而言,虚无是一堵死墙。只有能从中创造,制造事物并将其置于现实中的上帝才与之真正接触。对人而言,虚无只是从事物中遣散。

这样,上帝创造了一个没有连贯性,没有生命的人。然后人犯了罪。他试图使自己摆脱这个存在的基本真理;试图充实自己。然后他从神的可怕字面意义上脱离了上帝。他从真正的虚无走向虚无-而不是回到上帝所提拔的积极,创造性的虚无之中,而是走向罪恶,毁灭,死亡,无知和深渊的负面虚无。诚然,他从来没有完全触底,因为那样他将不复存在,而没有创造自己的人则无法取消他的存在。

上帝的神秘恩典不能使人处于如此的寂寞之中;它希望帮助他回家。我们不是要讨论他可能如何做到这一点。我们的任务是坚持说明其实际工作方式的文本:以这种神圣的宽宏和力量的方式,一旦向我们揭示,就不可能设想任何其他形式:以爱的方式。


   Christ Entombed 查尔斯·菲利格(Charles Filiger),1895年

上帝跟随着人类(见路加福音15章中迷失的绵羊的寓言和失踪的碎粒)进入罪恶sin开的无人之地。上帝不仅瞥了他一眼,并爱慕地召唤他返回,他亲自进入了那空虚的黑暗中来取回他,正如圣约翰在他的开幕福音中如此有力地表达了这一点。因此,在人类历史中站着一位既是人类又是上帝的人。纯洁如上帝;但承担起男人的责任。

他喝掉了这种责任的残渣-降到了圣杯的底部。单纯的男人不能做到这一点。他比对上帝的罪小得多,以至于他既不能控制它也不能应付它。他可以承诺,但是他无法完全实现自己的所作所为。他无法衡量自己的行为;无法接受它进入他的生活并遭受痛苦直到最后。尽管他已承诺,但他无能为力。它使他感到困惑,使他感到困扰,使他绝望而无助。

唯有神才能“处理”罪恶。只有他看透,称重,以谴责罪恶但爱罪人的判断来审判它。尝试相同的人会摔断。这就是爱情,正义的重建者和人的拯救意愿,被称为“恩典”。通过化身诞生了一个人,虽然形式上是人类,却意识到神对罪的态度。上帝以一个人的心灵,身体和身体使罪恶更加直白。这个过程包含在耶稣基督的生与死中。

基督从天而降,进入了人类起义的空虚(降落伞只能使人绝望或折断),基督接受了爱。他自愿地知道地,以他神圣的人类心灵的所有敏感经历。受害人越大,使他遭受的打击越可怕。耶稣死了,没有人死,那是生命本身。没有人像罪人那样受到罪恶的惩罚。没有人能像上帝的儿子那样经历过邪恶之灾的暴跌,甚至没有听到以下话语的痛苦:“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你为什么离弃了我?” (太27:46)。耶稣真的被毁了。剪下他那年纪的花;他的工作在应该扎根的时候就窒息了。他的朋友们散了,他的荣誉被打破了。他不再拥有任何东西:“蠕虫而不是人。”

在难以置信的痛苦中,“他陷入了地狱”,邪恶统治了这个领域,不仅是邪恶的胜利者。这是后来出现的;首先,他不得不触及个人经历过的痛苦的最低点,这是没有人梦dream以求的。在那儿,永恒的父亲中一位无尽的爱人刷了坑的底部。他渗透到了绝对的虚无之中,从中已经出现的人的“再创造”(但从真实生命的源头降到了虚无)将出现:新的天堂和新的地球。

   

神父罗马诺·瓜迪尼(1885–1968),作家和学者,是20世纪天主教知识生活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他最著名的书是《君主》(网关版)。他是汉斯·乌尔斯·冯·巴尔塔萨尔(Hans Urs von Balthasar)和约瑟夫·拉辛格(Joseph Ratzinger)等著名神学家的良师益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