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最后一首诗


“The Peacemaker”
 
在他的遗嘱上,他束缚着一条辐射链, 

为了自由’为了他不再自由。 

这是他的任务,自由的奴隶, 

用自己的鲜血擦去污渍。 

那痛苦可能会停止,他让他的肉变得痛苦。 

要消除战争,他必须是一名战士。 

他住在夜晚,永恒的黎明中,
并乐死,获得丰富的生命。
 
如果自由没有死,那么死亡又有什么关系呢? 

如果自由,没有标志是公平的’s flag be furled. 

谁为自由而战,欢欣鼓舞 

为了迎接地狱对他的烈火, 

并为荆棘缠绕的头的上尉 


从十字架上对被征服的世界微笑。   



最近的专栏

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