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与真理

拿撒勒人耶稣(II),本尼迪克特叙述了彼拉多和耶稣在受审时的谈话。 “彼拉多问他:'什么是真理?'(约翰福音18:38)。现代政治理论也提出了这个问题:政治能否接受真理作为结构性范畴?还是必须将真理作为一种难以企及的东西,放到主观领域,即它试图通过使用任何可用的有力手段来建立和平与正义来取代它?” (191)

即使我们的创始文件谈到了“不言而喻”的事实,也很少有人坚持如此。真相被描绘为对那些自由地“选择”他们会愿意的人“施加”诸如“教条”之类的东西。人的本质是“选择”,而不是理性和自然。实际上,包括我们自己在内的现代政治不是基于真理,而是基于否认或不可能。

宽容不再意味着允许或坚持不同立场之间的和平讨论。积极的不宽容是指对真理的任何宣称都可能是“极权主义者”。 “民主”建立在怀疑主义之上,而不是真理。人的尊严意味着人的自主权。我们不仅选择生死攸关,而且选择基本原则本身的有效性是正确的。一切形式的相对主义都拒绝真理。

在这种情况下,无法解决任何冲突。有争议的论者彼此之间不能理解彼此的理解。为了做到这一点,有必要建立一个共同的客观世界,我们所有人都生活在这个世界中,我们都同意这一世界。现在,冲突是由权力决定的,相互商定什么都不是真的,并且对我们行为的后果无动于衷。对真理的渴望是一种幻想。它的幽灵颠覆了那些选择在没有它的情况下生活的政体。

本尼迪克特问的问题是,真相是否可以成为“结构范畴”?就是说,对某些事情是正确的,而另一些事情是错误的,是否有任何公共差异?如果我们说这确实有所作为,那么我们就是否认那些“错”的人的“权利”。错在哪里有其可怕的后果并不多。相反,这种后果不能被视为错误的证据。我们只是消除或忽略它们。民主的“结构”不允许这样做。它侵犯了那些被认为是错误的人的“权利”和“尊严”。

在苏格拉底之后,我们的文明建立在“永远做错永远是对的”这一主张的基础上。显然,如果对与错之间没有区别,那么同样在基督教中发现的苏格拉底原则就毫无意义。

“真相是什么?” –彼拉多对基督的问题–具有感知力和预言性。真理应该是任何政客沉思的主要主题。彼拉多说,对基督的控告中找不到真理。转而否认真理是总原则,这意味着彼拉多意识到自己必须证明自己的知识与行为之间存在矛盾。通常,当需要某种“理论”以允许政客掩盖自己的足迹时,便可以实现这种“解决方案”。

因此,如果我们说这个人是无辜的,然后转身允许他被杀,我们就会退回到虚无的原则上,即真理是无法实现的。如果无法实现,我们就不会受到束缚。彼拉多还是罗马统治者。在他之前的那个人在那儿是因为罗马人拥有无罪或无罪审判权。罗马人以正义为荣。彼拉多对此充耳不闻。他“未发现任何指控”。

在真理是“结构范畴”的情况下,政体会是什么样?首先,这是正确使用名称的政体。事实的相反是谎言。柏拉图难忘地说,对我们来说,最糟糕的事情是“在我们的灵魂中 是的东西。”柏拉图认识到我们可以对自己撒谎,以使我们能够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第二个结构原则是,真理不是我们为自己创造的东西。真理不是我们的思想与我们想要的相符。而是我们的思想与 什么是 。许多现代思想告诉我们,如果“外面”有什么东西,我们不能确定。当然,它没有暗示来源的顺序。甚至可以肯定的是,我们无法从我们自己没有创造的现实中找出我们是什么或应该成为什么。

但是我们不是我们自己创造的原因。真相 我们是什么 是我们发现,相遇,而不是我们塑造自己的本色。我们的目标不在于我们为自己选择什么,而在于我们是否选择存在于我们内在的目的。在此基础上,真理与政治是彼此属于的,

詹姆斯·V·夏尔(James V. (1928-2019)

James V. Schall,S.J.,曾在乔治敦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担任教授35年,是美国最多产的天主教作家之一。他的许多书中有 天主教的思想, 现代时代, 政治哲学与启示:天主教读物, 合理的愉悦, Docilitas:关于教学和教学, 天主教与情报,以及最近的一次 2002年至2018年《伊斯兰教:年代记录》.



最近的专栏

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