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Sc徒

1907年,圣庇护十世在《圣经》中断言 帕森迪:“这种自豪感使现代主义者充满了自我保证,他们将自己视为自己,并成为所有人的规则。骄傲使他们充满虚荣,使他们将自己视为知识的唯一拥有者,并使他们以推定而兴高采烈,兴高采烈, 我们不像其他人那样,以免他们看起来像其他人一样,甚至引导他们去拥抱和设计新颖的事物,即使是最荒诞的一种。 。 。 。由于他们感到骄傲,他们在忘记改革自己的同时却寻求成为他人的改革者。”

这种说法当然使某种天主教徒感到尴尬,尤其是自梵蒂冈二世以来。在2007年, 帕森迪,他们中的许多人不仅对这种情绪感到痛惜,而且还努力使人们看起来像’她的前提很荒谬。但是,是吗?

可以肯定的是,现代主义者有很多种,天主教徒知道我们都是罪人。不过,有证据表明,正如庇护十世所知道的那样,背离古代哲学和神学智慧具有严重的后果。

一个恰当的例子:匈牙利左翼分子和知识分子亚瑟·科斯特勒(Arthur Koestler,1905-1983年)成为新闻热点,这要归功于迈克尔·斯卡梅尔(Michael Scammell)的巨著,长达700页, Koestler:二十世纪怀疑论者的文学和政治冒险之旅。

Koestler一生写了三十本书,他因否认他在共产党的党员身份而广为人知 失败的上帝,他协助编辑的论文集,以及在1940年的小说中描述斯大林吹扫的恐怖 中午的黑暗。到现在为止还挺好。但是他放弃了共产主义信仰,并采用了另一种现代主义信仰。晚年生活在诸如 超越还原论机器中的幽灵,他通过诉诸超心理学对科学唯物主义者关于人不过是一堆原子的主张提出了质疑。

这种转变并不完全是好转。 Koestler还有一个阴暗面,即涉足超自然现象并不能抑制。他是一个讨厌,痛苦,残酷的人,虐待了他的母亲,甚至拒绝见他的私生女,并被朋友的妻子指控强奸。 Koestler承认,长大后他“为我的大脑所敬佩,为我的性格而受到憎恶”,并写信给将要成为第二任妻子的女人,“没有最初的强奸就没有喜悦。”他一直是个自恋者,直到他年轻健康的第三任妻子和他一起自杀时才表示反对。

这些启示不会令任何人感到惊讶。许多志向高远的现代主义者,公开地讲授人类如何处理人类事务,私下都是低龄者,他们认为自己不受常规的文明规则的约束。以下是一些世俗泰坦的例子,这些世俗泰坦的个人生活包括谎言,仇恨,自私和性变态:

让·雅克·卢梭(Jean-Jacques Rousseau)(1712-1778)实际上发明了对现存社会的激进现代批判,将一切归咎于社会影响力,并使个人,特别是他自己感到无罪。因此,他试图通过建立社会契约来改变人类的行为,该契约赋予国家以代表通用意志的主张。卢梭的极权国家将以人道主义的名义,强迫公民服从新的命令,该命令承诺使人类再生并消除人们认为的不公正,痛苦和混乱。

卢梭相信他是指导人类走向更高生存状态的人民的富有同情心的仆人。他宣称:“我觉得自己比仇恨更优越。” “我太爱自己了,无法恨任何人。”但实际上,他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无赖,把人当作污垢对待。他谴责了他的五个私生子,这是可怕的巴黎孤儿院系统的诞生,该系统中三分之二的囚犯的预期寿命不到一年。艾伦一世(I. W. Allen)将卢梭描述为“受虐狂,暴露狂,神经衰弱,性软骨病,手淫主义者”。 。 。初期偏执狂,自恋的性格内向。 。 。贪婪的,婴儿的,易怒的和痛苦的。”

卡尔·马克思(Karl Marx,1818-1883年)是重度饮酒,脾气暴躁,无序的人,他粗暴地对待家人,同事和追随者(他与女仆也有染)。他狂热地反对犹太人,宣称如果要拯救世界,它必须“摆脱束手无策和金钱,从而脱离真正和实际的犹太教,解放自己”。米哈伊尔·巴库宁(Mikhail Bakunin)观察到:“马克思不相信上帝,但他对自己抱有很大的信心,并使每个人都为自己服务。他的内心并不充满爱,却充满了痛苦。他对人类几乎没有同情。”用结果来判断,马克思主义政权的领导人似乎一直跟随着主人的思想和思想。

伯特兰·罗素(Bertrand Russell,1872-1970年)是哲学家和知识分子,曾以反核十字军而声名狼藉,他私下里有一个专职的le废者,鄙视和怜悯普通百姓,并感到高于社会规则,除非他发现他们有用。

超级自我主义者让·保罗·萨特(Jean-Paul Sartre,1905-1980年),在不过度酗酒和巴比妥类药物的情况下,与长期伴侣西蒙娜·德·波伏瓦(Simone de Beauvoir)担任他的性爱。萨特(Sartre)和波伏瓦(Beauvoir)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大声追捕纳粹合作者,但在纳粹占领期间,他们自己与当局相处融洽,生活得很好。他们的书籍继续出版,并制作了剧本。

这些现代主义者也许抽象地爱过人类,但实际上却鄙视实际的人。庇护十世在观察到“他们试图成为别人的改革者而他们却忘记自我改革”时,是否错了?科斯特勒和他无情的悔罪是犯下了使撒但,亚当和夏娃骄傲的同样罪恶。

乔治·马林

乔治·马林(George J. Marlin)主席 美国急需教会援助委员会,是的作者 美国天主教选民圣帕特里克之子,与Brad Miner共同撰写。本文的部分内容摘自他即将于10月23日出版的书, 马里奥·库莫(Mario Cuomo):神话与男人.



最近的专栏

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