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徒- //www.gamehackcheats.com -

我们超越了科学与信仰的冲突吗?

当我上大学的物理专业时,我的父亲碰巧是同一所机构的中世纪哲学教授。有一天,在讲完但丁和《球形音乐》之后,他碰巧遇到了我的物理学教授吉姆·朗:“吉姆,你能听到球形的音乐吗?”郎:“听到了吗?听到?比尔,我不能关掉那该死的东西!”那应该是我们对通过创造的事物使上帝的无形事物可见的方式的态度,我认为这是问题的症结所在:“我们超越了科学与信仰之间的冲突吗?”

这个问题似乎是事实,几乎是一种社会学调查–某些群体中的大多数是否是事实? –知识分子,公民,街头普通人,宗教信徒?科学家们?超越科学与信仰之间的冲突?但是我是一个哲学家,一个信奉并实践罗马天主教的人。我主要不关心这个社会学问题。我的重点是并且应该是默认的默认要求。我们应该超越那个冲突吗?答案是肯定的。

科学为我们提供了自然因果关系运作的见识。信仰使我们对神圣因果关系的运作方式有了深刻的了解。认识论上的解决方案是有信仰的人们和科学家们最喜欢的一种消除认识与科学之间的矛盾的策略是一种认识论解决方案–科学知道事实和真理,信仰涉及对先验者的感觉和一种情感反应,其中先验者被认为是本体的,超越了事实和真相的境界。该解决方案是胡说八道。它误解了天主教信仰和自然科学。科学家常常对自己研究的知识有一种敬畏和惊奇,这种知识超越了他们。天主教徒在谈论上帝时宣称事实,声称排除了彼此对立的观点是错误的。神超越自然;神超越自然。它不会超越事实和真实。

这种认识论的停战协议是不会做的。信仰与科学之间不会有冲突,因为事实真相声称基督徒应该因信仰而创造上帝。上帝不是自然原因,因此不应在研究自然原因的自然科学背景下理解上帝。换句话说,通过知识上的信仰获得的关于上帝的知识不应被理解为与其他有关自然世界平凡运作的科学理论竞争的科学假设。这种方法表明,当自然主义科学失败时,我们就如同宇宙论中的上帝假设一样诉诸上帝的假设,而一旦成功,我们就会排斥上帝。但是天主教徒应该在科学的成功而不是科学的失败中认识上帝。

看到这一点必须坚持并尝试理解基督教的创造学说 前精神 。上帝不是一种自然原因,而只是一种真正强大的自然原因,也许是一种万能的自然原因,他有能力做我们不能做的事情,却能够以与我们已经存在的世界互动的几乎所有方式来做。如果上帝真的从无到有地创造了世界及其原因,那么像我们所做的那样,建议上帝与自然原因互动是胡说八道。对于宗教信仰者来说,这是一种拟人化,认为上帝需要干预自然来实现自己的目的,破坏自然原因的自主性,仿佛创造和维持万物的虚无还不足以使上帝做。

但是对于其他宗教信仰者来说,这也是拟人化的,他们试图维护自然的自主权,说上帝创造了一切,然后让它自行解决。两种观点都认为上帝好像是自然原因,只是与其他自然原因不同。自然原因对预设的材料起作用。但是,没有任何假设是上帝要在创造中行动-这就是为什么创造是 前精神 这种学说,从历史的角度讲,这是基督教正统派对古代诺斯替教和异教徒的一次来之不易的胜利。异教徒的神总是在干预自然界和人类世界,而诺斯替教派则广泛认为,神圣的光原理总是与未创造的物质原理相互作用,这种物质原理对此不负责任,并且被假定为它的行动。有时,诺斯替教派中有一位神圣的德高望重者,他会尽力处理眼前的事情,但其行动也受到局限。

那些认为信仰与科学之间存在冲突的科学家,无论是科学家还是信徒,实际上已经从思想上退回到了异教徒,的确是诺斯替人关于世界和上帝的观点。但是对于基督徒来说,上帝没有创造和维持任何自然原因,因此不会像他们彼此之间那样与他们互动。他不是相互作用的原因,而是促成的原因。

信仰与科学之间不应存在冲突。如果发生这种冲突,那仅仅是因为宗教信徒和科学家都没有充分考虑到上帝的本质,自然原因的本质,信仰的本质和科学的本质。这种社会学事实的补救措施是只有像圣母大学这样的宗教机构才能给予世界的非凡礼物,而追求追求教育的环境确实需要对这些和平事物有更多的了解。只有通过科学知识和信仰接受的这种教育,才能教会我们听到那动人的太阳和其他恒星的优美音乐。

约翰·奥卡拉汉(John O’Callaghan)是巴黎圣母大学哲学副教授兼雅克·马里坦中心主任。本专栏是他本周在大学针对“二十一世纪的达尔文:自然,人类和上帝”的会议所作的演讲的简化版。